首页 > 综合资讯 > 剧评 > 正文

剧评 ·《呼吸》人生是一场无解的旅程
2018-11-24 17:58:12   来源:黄彦茜   评论:0 点击:

好的剧目能让人有无限想象空间。

鉴于国内现在剧评尚未建立成熟体系与机制,再次声明,此文不是剧评,更多是观后的所思所想,是《呼吸》与这一刻的我交集所成。

与《呼吸》其实挺有缘。去年就一直关注椎剧场,从而得知了《呼吸》第一轮巡演与得奖,可惜一直无缘相会。直到上个月,未见到戏的我,因为主持李嘉龙的分享会,提前有机会与主演对谈。于是这次看戏,我带有着许多先入为主与主观情绪,但是最终,《呼吸》依然让我惊喜。

弱化冲突 内化诗意

这部剧原名是《Lungs》,直译是肺的意思,中文版本定名为《呼吸》。剧中有涉及环保与节能低碳话题,台词也频繁出现“呼吸”词汇,于是,目前大众对剧名理解主要集中为两点:名字预示着环保主题;名字是角色之间的互动,呼吸节奏与情绪起伏相关。

当然,好的剧目能让人有无限想象空间,艺术从来就没有标答,我非常认同以上观点,同时我也有自己的见解:呼吸,其实很简单,很纯粹,首先是人赖以生存的呼吸本身,其次,也是人立足时间长河的喘息,它是我们对地球母亲的爱,即环保;也是我们对亲人、情人的爱,即依赖与放纵;更是对人生的无解与生活的热爱,即生命本真。

贯穿全剧的情感主线,紧紧围绕一男一女展开,完整再现他们深爱到分开、最终相伴终老的每一阶段,其中编剧主动言明的人物背景与剧情线索,其实均扑朔迷离,游离在写实与写意之间,也成为许多观者产生不适的主要原因。因为我们习惯于从自我认知体系为它者建立“解释”,而一旦接受信息超出大部分常规,即让人不安。我也习惯从自身出发尝试注解。

我认为:编剧之所以如此设计,是对舞台的妥协。

一部适合演出的剧目,必须有一定量的信息足够搭起一个完整的故事线,但是真正的生命思考,其实更多是无言,于是,目前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呼吸》,是这个剧组努力平衡后的结果。它涵盖很多,由表及里,有笑有泪,干净明快,更难得依然具有一部分诗意。于舞台而言,它是成功的,但是于文本而言,它牺牲了很多。

在此,可以比较另一位挪威当代著名剧作家、诗人约恩·浮瑟(Jon Fosse)的作品,也是全部出于对“人”的关注、思考,但是他在舞台与文本这座天平间,选择了倾向文本。至于文本与舞台相较于戏剧的关系,在此略过,因为至今学界依然对此争论不止,毕竟如前文所言,艺术无解。

大道至简 回归本真

正是因为《呼吸》基本达成偏向舞台的内部平衡,为了依然保留作品诗意意境,于是本剧最突出特点即“干净”:舞美干净、节奏利落、情感干脆。

独幕剧,只有两个道具,分别为脚下的跷跷板,与天上悬挂的灯管,它们与主角充分互动,正因为简单,所以每一次动作都被自然放大。同时这部剧摆脱了传统写作手法的矛盾冲突强化与渲染,每一次人物矛盾与情节点都被编剧“放过”,看似轻描淡写,其实是有的放矢,满足了戏剧节奏的明快,也减弱了叙事对于人物情感塑造的影响。

所以,人物情绪虽然饱满,但是切换迅速,像极了半生缘的2倍加速播放,却意外应和了诗意:

人生是一场无解的旅程,来不及爱,来不及长大,来不及恨,来不及彻悟,来不及后悔,来不及放下。全剧最后一句台词落脚在“我爱你”,终于,我们在人生的最后,来得及明白爱,却来不及追赶时间。

但是这一切好像也不重要了。

最后一个场景特别让我感动。男主自然走向舞台后方,此时跷跷板垂直于观众,男女主分别处于其两端,女主正面舞台前方,唯一一束灯光洒向她,轻描淡写,丝丝入扣,注解人生。

这部剧当然不完美,但是它若能有一处打动你,它即拥有了自己的呼吸。时间是一场无解的旅程,人生总是匆匆忙忙,雾里看花。

于我而言,《呼吸》真正的价值在于聚焦于“人”,而这正是所有优秀艺术作品长存于世的共同点。我们似乎看到了光明与黑暗、喧哗与孤独,但是当时间放大到一定程度,一切都是无力与徒劳,彼此不能决定彼此,只有生命的呼吸,才是我们存在的唯一恒力。

-The End-

黄彦茜

《戏剧之家》杂志主编、武汉大学艺术学院戏剧戏曲学硕士、剧点戏剧工作室合伙人

编导、曾任重庆电视台编剧

武汉传媒学院表演老师,现研究当代戏剧

本网站发布的所有剧本均为作者原创作品,版权由作者持有,受法律保护,未经作者本人或本网同意,请不要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改编。

 
微信公众号:sojuw8
信箱:sojuw@qq.com      
办公电话:0728-6239026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章华南路18号(政府大院)人大楼潜江市文联(曹禺剧本创作交流中心)   433199
鄂ICP备1020864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