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作学苑 > 学术交流 > 正文

从文字到影像,从文学到电影
2016-07-18 10:42:20   来源:2016年7月10日 张弛   评论:0 点击:

第一期全国电影剧本培训班张弛老师讲座
张弛:中国影协电影创作部主任、青年导演。2005年开始编写电影剧本《东京审判》,获得第二十六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等。2007年底,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地下的天空》。该片获得哥伦比亚波哥大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奖等多项国际奖项。
  各位学员好,很高兴来和大家共同探讨剧本创作。我个人谈不上什么经验,我做过编剧,自己导演的第一部片子也还算有些成绩,和大家聊聊我自己的一些感受吧。
  我是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觉得,编剧不是学出来的,也不是教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你要有很多的生活经历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编剧,要对生活有一种敏锐的感受并从中提炼出来。
  做编剧很苦,很多时候像写命题作文,不能按自己的喜好来写。做编剧要耐得住寂寞,我们的市场每年的电影产量是700多部,能进入院线的能有400部,能进入我们眼中的只有30多部,因为很多电影都是一夜游、一日游,上映一天甚至一晚就下线,这意味着其实很多人的作品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没在电视上、电影院里看过。30年后回看当今这个时代的中国电影,有可能是个非常悲惨的状况,也许没有一部电影可以留下来,回看80年代,我们还有《芙蓉镇》、《老井》、《霸王别姬》、《红高粱》,但是回看90年代后期到现在真正很少有作品能留下来,这就是现状。
  作为一个职业编剧来说,其实我们在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来到这个市场上是很难生存下去的,逼迫着我们创作一些跟最初的初衷不同的作品,大家都在越演越盛的讲一些所谓的“IP”,越来越不重视我们的编剧,越来越不重视故事。我们一直在讲“故事为王”,但是虽然话是这么讲,现在没有一家影视公司在意你在讲什么故事,更多的在看哪些大咖能来,这是我所了解到的现在的电影行业的现状,很浮躁。这个时代可能不是一个出大师的时代,像曹禺先生这样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可能就出现不了,不管是多么出名的编剧或者导演,他成不了大师,因为他的作品留不下来。
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不重视编剧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像国外,韩国编剧,可以直接指挥到制作人、导演。而中国的问题是编剧的作品给到制片人手上后这个剧本就跟你没关系了,只要腕大一点,导演、演员谁都能改你的剧本。目前政府主管部门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也一直在提出要重视编剧“故事为王”、“讲好中国故事”,但是也还需要一个过程。
  写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年的献礼片《东京审判》之前,我完全没接触过东京审判的事实经过,只能去图书馆看资料,看了一人高的资料,近一个月时间,但是看完后发现完全不知道怎么写,因为那些历史情节、人物是不能更改的,像日本天皇、麦克阿瑟、法官梅汝璈、检察官向哲浚,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是可以随随便便改的。这时候我只能去见梅汝璈的儿子,看能不能了解到一些历史情景,碰巧梅汝璈有写日记的习惯,他记录了东京审判的过程和当时的心情。复印了三大本日记,但是看完后更加不知道怎么下笔了。这时刚好东方时空要播出7集纪录片《丧钟为谁而鸣》,播放东京审判的整个真实场景,看完记录片后觉得更难写了,因为电影怎么拍都超越不了纪录片。最后因为片期的紧迫,剧本只能编了,整个电影90分钟2个小时不能全在法庭上,除了法庭上的改变不了,庭外的事情就编吧,参考野史资料,刺杀法官梅汝璈啊,人物情感纠葛啊,整整写了20天,没日没夜的写,一天只睡3个小时。
  我从来不认为编剧是学出来的,也不认为编剧是能教出来的,所以我更喜欢利用一些片子和故事从中分析来讲讲我的创作心得。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片子是《地下的天空》,制片方找我希望我拍摄一部反映煤矿安全生产的故事,但是煤矿安全生产我实在不大懂,采风后也不太有感觉,我就跟制片方说,这样,咱们还是讲煤矿,但是你让我写一个别的故事,于是我就写了这个《地下的天空》。我在贵州和矿工一起生活了2个月,我切实感受到了一种绝望中的希望。一开始我也想白天去矿场,晚上回县城住,但山区的种种原因让这个不可能实现,最初我也觉得矿山上根本没办法活下去,但到最后一个月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他们也很快乐,走的时候我还有点恋恋不舍。后来我回来写这样一个故事的时候我就把我的感受都写到剧本里面来了。从我个人的审美我认为其实可能拍这样的电影更具有价值,这部电影后来被中国电影博物馆收藏了,也被意大利国家电影博物馆收藏了,也得了十几个国际上的大奖,我相信若干年后还有人会把这部电影拿出来看,但在当前的土壤环境下是很难生存的。
  近几年的国产片《白日焰火》我觉得可以作为范例让大家借鉴一下,当年拿了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在国内票房也过亿。它讲了一个连环杀人案,很吸引人的思考,具有推理逻辑性,到底是谁杀的人,让观众很感兴趣,但是实际上这个电影不是在讲一个杀人案,在讲人性、讲警察和凶犯之间的感情,整个外衣又包裹的是一个连环杀人案。
我们的电影有时候太追求一个从编剧的角度上讲可能就是你的思想从多少年以来被禁锢到里面了,你很难解放出来,面对这样的故事你应该怎么写,你仿佛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一到这种情节你就应该这样写。你应该先发挥你的想象力,你的想象力发挥出来后再去挑战所谓的体制,现在中国的电影审核其实和10年前已经不太一样了,没那么严了。
  现在中国的电影市场非常大,但环境也非常严峻了。现在有单片票房破30亿了,相当于5亿美金,但好莱坞的一部片子最高也就投资5000万美金,这意味着好莱坞可以专门给大陆用户定制电影了,不用考虑其他国家的观众,那我们的国产影片如何生存。我们的文艺片也不是没市场,关键是怎么对待它。比如我找制片方拍摄一部反映空巢老人的电影,投资想要3000万,但制片方说你这个题材超过1500万是没人肯投的。艺术片也有赚钱的,《亲爱的》、《失孤》票房都大卖了,但前提是你要对待一部影片要有一个基本的对待它的态度,你要像对待商业片一样对待艺术片,在上市场上之前你就否定了艺术片,说它不赚钱,你给它的营养不够,怎么拼的过其他商业片。
  我们的市场太奇怪了,《百鸟朝凤》跪一下也能跪出8000万票房,说了这么多回过头来讲,其实最健康的市场是好故事带来好票房,归根到底还是需要编剧。毕竟老话也叫“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党中央也在说“讲中国故事”和“讲好中国故事”,而不是强调好明星。我觉得不管是环境乱象还是编剧的地位偏低,我们要做好的就是讲好故事。我曾经跟我的朋友聊天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部奥斯卡最佳影片,因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只不过看你能不能发现他,能不能表达出来,呈现出来。生活可能比我们看到的还要精彩,比我们写出来的还要精彩,我们编剧最重要的能力就是要把生活的精彩真实的反映出来,如果你真的能反映出来的话就已经很牛了,因为大部分职业编剧都关在家里胡编乱造。我希望作为编剧我们能够真正潜下心来去研究我们真实的生活,从我们的生活里发现真实的人物,真实的情感,真实的故事,我觉得一个编剧如果大家不是把编剧做为一个谋生的手段的话,一辈子如果能够写出一部真正能打动人的作品,那已经是非常完美的,非常奢侈的,非常有价值的。

本网站发布的所有剧本均为作者原创作品,版权由作者持有,受法律保护,未经作者本人或本网同意,请不要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改编。

 
微信公众号:sojuw8
信箱:sojuw@qq.com      
办公电话:0728-6231815
地址:湖北省潜江市文化局曹禺剧本创作交流中心     433199
鄂ICP备10208640号-2